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暴力虐待- 妹妹 每天被轮姦
妹妹 每天被轮姦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欧美大片在线视频_欧美视频高清va_欧美成av人片在线观看]

地址发布页:





开了门,弟弟很快朝迎上来的爸爸眨了眨眼,爸爸会心地一笑,却又故意问道:「哟,弟弟,你个人回来了,哥哥呢?」在他身后,欧曼玲也目光急切地望着弟弟。
「哥哥啊?这小子,路过髮廊的时候非要进去玩玩,我拦也拦不住,就先回来了。」说完,看见欧曼玲着急,还主动坐到她身边,给她看手机里的照片。照片上,一个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女郎和哥哥贴得很近,哥哥却一脸无奈的样子。

欧曼玲看得愣了,手机啊、髮廊啊,都是些她从来没有接触过、也不大懂的东西,但看到哥哥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既有些伤心,又不真的相信哥哥会丢下她不管。

一旁的爸爸又发话了:「这可怎幺办?刚才我还和欧曼玲说来着,哥哥和欧曼玲都要接受调查的,这小子怎幺不回来了?欧曼玲,那只有你先跟我们交代了。」

原来,刚才哥哥他们走了不久,爸爸就唬欧曼玲说,他们 现在必须调查昨天晚上欧曼玲来了以后和哥哥都干了些什幺。还说,这宿捨里都装了先进的监视设备,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掌握。 只要他们俩好好交代,一五一十地还原昨天干的事儿,他们就不会对他俩怎幺样,总之是连唬带威胁的一通乱扯。

他们吃準了欧曼玲刚来城里,什幺都不懂,胆子又小,不敢不听他们的。于是爸爸和弟弟一左一右拉着欧曼玲坐到了床沿,表哥则坐在桌边的板凳上边喝酒,边「欣赏」着这一幕。

老实的欧曼玲只好从她怎幺来的开始,交代起昨晚发生的每一件事。说到了两个人亲嘴之后,欧曼玲却红着脸,说不下去了。

「然后呢?然后你们又干了什幺?欧曼玲,你要配合我们啊!」爸爸故意严肃地说道。

「然后……然后他就把我的衣服扯起来了……」

听着欧曼玲小声说到这里,每个人脸上都很兴奋,「那他把你衣服扯起来干什幺?」爸爸继续追问道。

「他……他捏我奶子……」

「噢,是不是像这样?」说完,爸爸示意弟弟从后面按住了欧曼玲的双手,他则动手把欧曼玲的汗衫慢慢掀了起来,两只白嫩的大奶子终于跳了出来。看到欧曼玲那嫩红的乳晕,爸爸更兴奋了,一左一右用拇指和食指揉捏起欧曼玲的乳头,欧曼玲又是无奈和害怕,又觉得奶子麻麻胀胀的。

很快,欧曼玲的乳头就在手指的玩弄下变大而且翘了起来,爸爸却要她继续往下交代。

「后来,我……我就把裤子脱了。」

「你为什幺把裤子脱了?」

「我……我以为……哥哥要和我……那个。」

「哦,你以为哥哥要来肏你的屄了,是不是?」

「嗯……」欧曼玲的声音小到只有她自己才听得见了。

「那然后呢?哥哥是怎幺干的?」

「他……他没有,他……要我翻过来。」

「翻过来?什幺翻过来?」

「就是……就是……把屁股对着他。」

「那你现在也翻过来给我们看看吧!」

欧曼玲无奈,只好又像昨天一样转过身去,撅起大屁股,爸爸很快就把她的花裤衩也扯了下来。看着眼前的欧曼玲挺着毛茸茸的屄趴在那里,一边的表哥已经忍不住掏出鸡巴套弄起来,而爸爸他们则像玩弄一只掉进狼窝的小羊羔一样继续调戏欧曼玲。

「那后来呢?哥哥对着你的屁股又干什幺了?」

「他……他吃我那儿……」

爸爸粗糙的大手在欧曼玲白嫩的屁股上来回游走抚弄着,最后,他平摊掌心来回地蹭欧曼玲馒头一般隆起的阴阜上那一对凸出的阴唇:「是这里吗?」

「嗯……」

此时爸爸的整个手掌都按住了欧曼玲的阴阜,两片大阴唇也因此被分开贴在两边的阴阜上,然后爸爸开始一下一下、不轻不重地揉压着欧曼玲肥美的阴部。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欧曼玲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啊……啊……爸爸哥,别……」

揉了一会儿,爸爸说:「好吧,欧曼玲,别怕,继续说。」说着,放开掌心已经给沾湿了的手。

再看欧曼玲的阴部,两片已经湿润的大阴唇分别贴向两边,好像一对小小的张开的蝴蝶翅膀;阴户门洞大开,分泌出黏黏的液体,阴道口的小阴唇活像一圈娇嫩的花蕊,似乎还在轻轻地蠕动,而欧曼玲的屁眼此时也因为羞耻和兴奋而一缩一缩的。

「然后……然后,哥哥又把我翻回来,然后,他……就插进去了……」

于是,爸爸他们又让欧曼玲转过身来仰坐在床上,双手在后面支撑起身体,两腿大大地岔开,把湿乎乎的屄正对着前面的三个人。

爸爸的中指这时已经抵到了欧曼玲毫无遮拦的阴道口,问道:「哥哥是从这里插进去的吗?」欧曼玲害羞地别过头,垂低着眼望着旁边的地面,轻轻点了点头:「嗯。」

得到她回答的爸爸中指一伸,迅速插入了欧曼玲的阴道。这冷不丁的侵入吓得欧曼玲「呀!」地一声尖叫,本能地想夹紧双腿,却被另一边的弟弟死死按住,她急得流出了眼泪却又不敢改变姿势,依然挺着大奶子、岔开着双腿,只能哭着哀求他们:「爸爸哥,求求你了……别,别……」

「别怎幺样?」爸爸不慌不忙,手指开始在欧曼玲的阴道里缓缓地抽送着。

「别……别挖我下面。」

看着被玩弄得泪水涟涟、娇羞无比的欧曼玲还摆着这样淫蕩的姿势求他们,爸爸心里十分满足,却还是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说道:「那可不行啊欧曼玲,你还没交代完呢!」

就这样,欧曼玲只好任由爸爸的中指在自己的阴道里来来回回搅弄着,一边抽泣一边断断续续地叙述昨晚和哥哥交合的每一个细节。最后,当她老老实实「交代」完一切时,身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片。幸好,爸爸终于抽出了手指,弟弟也鬆开了欧曼玲的双腿。

呼吸已变得不均匀的欧曼玲看到这令她难为情的场面总算要结束了,连忙拿起手边的花裤衩正要穿上,却又被爸爸一把扯住了:「哎,欧曼玲,别慌别慌。这个嘛,你交代得还是很好的,你肯定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昨儿晚上你跟哥哥一共打了两炮?」

「是真的啊爸爸哥,我一点都没说假话。」

「那你们可有麻烦了!你看,这是厂里,又不是你们家,这宿捨修了都是给男的住的,你们怎幺能随便在这儿打炮呢?还一下子打了两炮!这就不好办了。到时候外面警察来了,把你赶出去不说,说不好还要把哥哥给抓起来。嗯,我说哥哥这小子怎幺不回来了呢?」

欧曼玲听到要抓哥哥,也顾不得自己还光着下身,凑上前焦急地说道:「啊,爸爸哥,那可咋办啊?我们真的……真的不知道啊!」

看到欧曼玲一副快哭的样子,爸爸安慰道:「别急,欧曼玲,你别急。我们跟警察都很熟的,其实这个事情呢,只要我们几个帮你瞒一瞒,实在不行说说情,事情就摆平了。」

「那……爸爸哥,你们可一定要帮帮我们啊!」

「放心,欧曼玲,爸爸哥肯定帮你。不过,你看,欧曼玲,我们也不能白帮啊!你要怎幺感谢我们呢?嗯?」

「爸爸哥,你要我做牛做马都行,只要你们别让警察抓哥哥……」

爸爸听到这里淫笑了起来:「呵呵呵!欧曼玲,我们哪捨得要你做牛做马呢?其实,你只要陪我们玩玩就行了。」

听到爸爸说要「玩玩」,欧曼玲又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不禁羞红了脸,低下头小声问道:「那……怎幺玩?」

「你看,欧曼玲,我们听你讲了半天和哥哥打炮的事情,鸡巴都硬成这样了,你先帮我们吹吹吧!」说着,爸爸竟然起身直接脱掉沙滩裤,举起了挺立已久的鸡巴。

就这样,欧曼玲坐在床边,惴惴不安地看着脱掉裤子站到她面前的三个男人。爸爸的鸡巴上,暴怒地挺起着一根根的青筋;表哥的鸡巴要略短一点,但更加粗大;弟弟的鸡巴比较长,虽不是那幺粗,龟头却很大。欧曼玲才扫了一眼就心惊肉跳,撇开眼睛不敢再看了,只是不知所措地坐在那里,原来她并不知道爸爸所说的「吹吹」是什幺意思。

表哥和弟弟见状便一左一右坐到欧曼玲身边,弟弟半扶半推把欧曼玲的头按到了爸爸的鸡巴跟前;表哥则一边用力揉着欧曼玲的奶子,一边继续套弄自己的鸡巴。欧曼玲这才明白,他们是想把鸡巴放到自己嘴里,她说什幺也不愿意,双手死死抵住了爸爸的身体。

爸爸见她就是不肯张开嘴,被逗得火起的他终于露出了真面目,重重的一巴掌打到了欧曼玲脸上,然后一只手 起欧曼玲的下巴,恶狠狠地说道:「骚货!老子今天玩你玩定了!你不依都不行!」说完,捏住欧曼玲的下巴,强行把鸡巴送进了欧曼玲嘴里。

迫于淫威,欧曼玲只好蹙起眉头含住了爸爸的鸡巴。爸爸按住欧曼玲的头,缓缓地来回抽动,一边感受着鸡巴在欧曼玲舌苔上摩擦的麻麻热热的快感,一边仰头哼道:「妈的,爽死了!」后来,他又抽出鸡巴,逼着欧曼玲把龟头、阴茎、阴囊舔了个遍。

虽然欧曼玲因为是被迫,又是第一次口交,动作生涩,但是看到这幺漂亮的姑娘,皱着眉吃力地噘开小嘴让自己的鸡巴出入着丰润的红唇,挂着泪痕的大眼睛显得更加水汪汪的,征服的快感在爸爸心里油然而生。

过了一会儿,表哥和弟弟因为嫌这幺着他们不能充份玩弄欧曼玲的身体,又强拉欧曼玲侧着身子跪趴到桌边的靠椅上。爸爸还是在前面享受欧曼玲的口交,弟弟自己跪在侧面,伸着头舔弄着欧曼玲垂在身下的两个大奶子;表哥则绕到欧曼玲翘起的屁股后面,他对欧曼玲的屄垂涎已久,只见他也跪到地上凑上前去,双手粗鲁地用力掰开欧曼玲的屁股,一口衔住欧曼玲的大阴唇使劲吸了起来。

嘴里含着一根男人的鸡巴,乳头和阴户又分别让两个男人吮吸着,被三个强壮男人佔领着身体的欧曼玲,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从各个地方传来,这又让她觉得无比羞辱。

玩了一会后,三个人又交换位置,表哥换到前面,把鸡巴塞进欧曼玲的嘴里;爸爸则站在侧面,一边拨弄欧曼玲的乳头,一边慢慢套着自己硬硬的鸡巴。

后面的弟弟玩欧曼玲小屄的方式又和表哥不同,他横着头,脸紧紧贴住欧曼玲的大屁股,舌头分开欧曼玲的阴唇钻进阴道里搅动;同时,他又用左手拇指按住欧曼玲的屁眼,右手指尖在下面不断挑弄欧曼玲的阴蒂。欧曼玲只觉得大脑快要短路了,想叫却又马上被表哥的鸡巴堵住了嘴。

「嗯∼∼嗯……啊!别……嗯……呜--」尽管欧曼玲心里抗拒,但是生理上却作出忠实反应,她觉得自己的屄开始发痒,乳头和阴蒂也勃硬了起来,不由得难捺地扭动着身体,嘴里哼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听着欧曼玲的呻吟,爸爸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拉开弟弟,将胀得紫红的龟头凑近欧曼玲的阴户。欧曼玲一看他真的要插进去,不顾一切吐出表哥的鸡巴,扭头哭着对爸爸说:「爸爸哥,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不要啊……」同时伸手捂住屁股。

「不要?!」爸爸一把抓起欧曼玲的小手,另一只手在湿淋淋的阴户上抹了一把伸到欧曼玲眼前:「我看你的骚屄都已经等不及啦!」说完,扶着鸡巴,把龟头挤进了娇嫩的小阴唇,然后一挺腰,整根鸡巴直插到底。「啊--」欧曼玲发出长长的一声尖叫,却又马上被表哥强行用鸡巴堵上了嘴。

早已被淫水充份湿润的阴道又滑又紧又热,爸爸扶着欧曼玲的大屁股,快活地抽送起来。「嗯∼∼嗯∼∼嗯∼∼啊!住手啊……呜∼∼呜∼∼呜∼∼」渐渐地欧曼玲一边发出这样的声音,一边挣扎着想逃出他们的魔掌。但被三个大男人按住的她哪里动弹得了,反而是一扭一扭的腰肢和大屁股搞得后面的爸爸更加兴奋。

肏了好一会儿,爸爸干得性起,一下子把欧曼玲的双手反到背后一拉,欧曼玲的上身被他提了起来,同时,他又故意放慢抽送的速度,但是每一下都重重地在欧曼玲浑圆的屁股上撞出了一波臀浪。

「妈的!小骚货,你不是喜欢叫吗?我就让你尽情地叫!」表哥和弟弟则迅速佔领了欧曼玲挺在胸前完全无法用双手保护的两个大奶子,把粉嫩翘起的乳头舔吸得「啧啧」作响。

「呀!啊……啊……啊……住手……求……求你……啊……别……轻点……啊……求……呀!」欧曼玲的哭喊让爸爸的兽性更浓,他乾脆放开欧曼玲,两手放到自己腿前把欧曼玲的屁股扒开,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飞快地在欧曼玲的屄里进出。

后来,前面的表哥似乎也受不了了,重新插进欧曼玲嘴里,加速抽送起来。弟弟则乾脆坐到一边的床上,一边手淫,一边欣赏着这淫乱的一幕:

他两个黝黑强壮的哥哥,把丰腴白嫩的欧曼玲夹在中间,一前一后不停地插着她的嘴和屄,欧曼玲不时发出「啊……唔……嗯……嗯……嗯……」的呻吟,胸前的两个白奶子被干得晃来晃去,一头黑黑的长髮全部垂在了身体的一侧,随着爸爸他们姦弄的节奏也在翻舞着,而仍然别在欧曼玲髮际的那枚漂亮的红色髮卡,特别显眼……

此时的哥哥,已经在外面焦急地徘徊了好久。从大门外可以远远地看到位处宿捨最旁边的101房,哥哥不时眺望着,看到了窗帘上来回晃动的人影,能够推想得到自己妹妹正在里面遭受着爸爸他们三兄弟的蹂躏。

哥哥脑子里很乱,有一会儿,他随手抓起路边的一块砖头想冲进去和他们拼命,可是马上又意识到爸爸他们随便一个人,自己都不是对手,何况眼前还有这条虎视眈眈的狼狗。

他想出去报警,可是爸爸他们平时跟附近警察的关係似乎混得很不错,又都是本地人,万一没告倒他们,自己就别想在这儿混了。上街求其他人帮忙吧,外面的人他谁也不认识,而他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妹妹正在他自己的宿捨里面被别人轮姦。

正胡思乱想着,从宿捨的方向隐约传来了女人的哭喊声,哥哥竖起耳朵想听一听到底发生了什幺,却怎幺也听不清。最后,他只好沮丧地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

101房里,表哥已经停止了动作,大概因为之前手淫了好一会儿,他第一个洩了出来,却还死死按住欧曼玲的头,鸡巴在欧曼玲口中一抖一抖地发射着。欧曼玲挣扎着却仍无法吐出口里的鸡巴:「嗯……嗯……嗯……呜呜--」很快,一些精液从她红润的嘴角溢了出来,而更多的部份则已经被迫吞进了喉咙。

后面的爸爸也紧紧抓着欧曼玲的腰作着最后的冲刺,终于,他低吼一声,用尽全力向前一挺,把鸡巴插向了欧曼玲阴道的最深处……欧曼玲只觉得阴道被涨得满满的,一股股热流沖进了自己的子宫,她闭上了眼,泪水又一次从眼角滑落下来。

爸爸喘了几口粗气,离开欧曼玲的身体,在一边看了很久、鸡巴早已硬得像铁棍一般的弟弟,马上佔据了他的位置,举着长长的鸡巴猛地插进欧曼玲的屄里。按着欧曼玲高高翘起的大屁股,弟弟一边操弄,一边闭上眼睛仰头感叹着:「妈的,这娘们的屄真紧!」

的确,欧曼玲的屄不但紧,还富有弹性,加上阴道里充满了淫水和精液,带给弟弟极大的享受。「妈的!比……比外面那些……婊子强多了……」逐渐,弟弟抽动的速度也加快了起来,而且每一下都顶到了欧曼玲的子宫口。欧曼玲感到弟弟的龟头胀得更大了,来回刮着自己的阴道壁,到达了哥哥从未到达过的地方。

欧曼玲双手扶着凳子的边沿,虽然低垂着头,仍可以看到她的面色逐渐变得潮红。欧曼玲悲哀地感到,令她万分羞耻的快感变得越来越无法阻挡。到了最后,随着鸡巴更加猛烈的抽插,弟弟和欧曼玲两个人几乎同时叫了出来:「嗯……嗯……啊……嗯……啊……啊……啊……啊……啊……啊∼∼」

好一会儿,射过精的弟弟,依然将整根鸡巴留在欧曼玲屄里,感受着阴道一阵阵颤抖地收缩。欧曼玲也刚刚从高潮中回过神来,扭着上身,双手抓住板凳背,头伏在上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这淫糜的场面看得一旁抽烟休息的爸爸、表哥两个眼睛直发亮。很快,爸爸上前抱起软在靠椅上的欧曼玲,扔到床上,俯身开始了第二轮的姦弄……

一直干到快十二点钟,三个人分别又在欧曼玲的屄里发洩了一次,他们才终于罢手,拎着啤酒瓶离开了宿捨。

走到大门外,他们看到坐在路边的哥哥,爸爸故意问:「哟,哥哥,你怎幺才回来呢?」

哥哥又急又气,跑上前去质问道:「你们……你们是不是欺负欧曼玲了?!」

「哟!我们怎幺欺负欧曼玲了?就是看你不回来,我们三个一块陪欧曼玲玩了玩呗!」说完三个人哈哈大笑。

「你们骗人!我都听见欧曼玲哭了,你们肯定是……你们……混蛋!」哥哥说着激动了起来。

爸爸走上前去指着哥哥大声说:「嚷什幺嚷!告诉你,我们就是玩了欧曼玲的屄,而且每个人都干了两次。你妹妹的屄夹得老子的鸡巴爽死了,估计现在欧曼玲屄里面都被我们哥几个的种子灌满了……哈哈哈哈!」

面对三个恶棍的嚣张,哥哥的脸涨得通红,却又不敢有任何举动。

三个人扬长而去之后,哥哥连忙奔向了宿捨。打开门,桌上还杂乱地摆放着没吃完的食物,欧曼玲弓着身子侧躺在床上,面对墙壁正嘤嘤地哭泣,同时她的一只手还夹在两腿之间捂着自己的阴部,屁股中间和下面的床单上都是湿黏黏的一片狼藉。

哥哥赶快来到欧曼玲身后的床边,欧曼玲见是哥哥回来了,也转身坐了起来,哭诉道:「你……你怎幺才回啊!他们……他们三个把我欺负了。呜呜呜呜……」

「我……我是被逼的,我……现在就找他们去!」

欧曼玲却一把拉住了哥哥:「别,哥哥哥,你别去,你哪儿是他们的对手啊!算了,哥哥哥,这都是我的命苦呀!」说完,又伏在哥哥肩头上啜泣起来。

哭了一会儿后,欧曼玲让哥哥把马桶拿过来,放到床边,她自己半坐在床沿上挺着屄对準马桶,扒开大阴唇,蹙着眉微微使劲。坐在一边的哥哥看得很清楚,被打湿的阴毛横七竖八地贴在阴阜上,翻开的阴户里充满了黏湿的液体。因为被肏得太久,花蕊般的小阴唇开放了似的张开,阴道口则成了一个笔桿大小的合不拢的洞。

嫩红的屄肉因为欧曼玲正用力,蠕动着一下一下向外翻,片刻,一股黏稠的液体从阴道口流了出来,滴落到马桶里,形成一条垂下去的乳白色的线。只见这条线越来越细,当变成挂在欧曼玲阴唇上的最后一丝时,又一股精液涌了出来……就这样,断断续续,费了好一会儿,欧曼玲才把三人射入她体内的精液都挤了出来。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